读书吧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小皇后是娇气包,阴鸷暴君夜夜哄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佛门禁地

第一百二十八章 佛门禁地

        静安寺果然和众人想象的一样,古佛青灯,看起来庄严极了,里头的僧人也是各个严肃,说话时暗藏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闭着眼睛,手里拿着香,跪在蒲团上,默默地许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愿他一辈子身体康健,愿他永远不会再像梦中的那样失去性命……”傅窈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完香的时间,将自己心中的愿望说完,傅窈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起身却发现前方有个僧人,正紧紧地盯着这里看了半天之后,才双手合十嘴里的一句阿弥陀佛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刚才那个大师一直盯着我看,把我吓一跳呢。我还以为他觉得我有哪里不对劲呢。”安成月小声地和傅窈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也有些担心,看了一眼刚刚走过去的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才总觉得,那个僧人看她的表情像是要探究什么,可是傅窈却不知道那个表情中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心里也有些害怕,她担心自己重生的事情被人发现,这种听起来像是妖魔鬼怪一样的经历,让傅窈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不一定能看出傅窈的异常,可是这些僧人都是开了会跟的人,若是被他们发现了,自己不会真的被当成妖魔鬼怪抓起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曾经在一篇志怪文上看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的妖怪,被抓起来之后,是会放在刑场上用火烧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一直都很害怕火,所以看了一次之后就不敢看第二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想来若自己真是那个妖魔鬼怪,恐怕在那本书中也逃不过被火烧死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李殣和李羿也拜完了,看见傅窈半晌才出来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女客那边人很多吗?为何这么半晌才出来?”李羿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成月说道:“关你什么事,我们女子自然是要许愿,许的时间长一些。哪像你们一下子就糊弄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安成月,对着李羿翻了个白眼,这两人但凡是对上,互相就有说不完的话,彼此之间似乎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说话间,傅窈却看到远处的尼姑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总觉得那边的尼姑庵有人在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总感觉很微妙,就像刚才傅窈站起身来时,总感觉前头那个和尚在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傅窈顿时汗毛戾气,那个尼姑庵中不会有什么人要对自己不利吧?毕竟尼姑庵和静安寺离得特别近,几乎就是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窈再往那看去,就看见一个尼姑正转过头朝里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有人看自己的感觉,果然没有出错

        随即拉了拉李殣,指向前方的尼姑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有人……看……我。”傅窈轻声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殣微微皱了皱眉去看尼姑庵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处的尼姑庵,李殣也知道,好巧不巧,正是陆夕瑶曾经待过的尼姑庵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确地说陆夕瑶当初是逃到静安寺中,但是静安寺不接待女客陆夕瑶,这才潜逃到尼姑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有人再盯着傅窈看,恐怕就是为了陆夕瑶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李殣和李羿互相换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便去尼姑庵看看。如何?”李羿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成月没有看到两人之间的眼神,此刻真想捏一捏李羿的耳朵:“这里可是尼姑庵里头全是尼姑婆子,你要是进去了你当什么,你变成太监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我说你为什么每次说话都这么毒啊!”李羿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昨日晚上两人还在一同畅快地喝酒,在月下对影,怎么一转头安成月又开始怼他了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说起的话来还这么毒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李羿的反应,安成月眯了眯眼睛:“怎么莫非你在这尼姑庵中有你的相好?要知道这里头,还有不少是曾经犯了错的闺房中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羿一脸惊讶地看着安成月:“你在说些什么!这可是佛门净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这两人斗嘴的样子,傅窈摇了摇头,看样子这两人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来的时间有些晚,眼看着太阳还要落山,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,还有弟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回去之后,再看看娘亲和弟弟有没有回府里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先去看看那尼姑庵中,到底是谁要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这傅窈拉了拉李殣的衣角,做出一个小心谨慎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殣点了点头,于是两人蹑手蹑脚,绕过安成月和李羿,偷偷地前往尼姑庵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静安寺这处的尼姑庵倒是清静不少,毕竟尼姑庵中只接待女客,根本不接待男客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这里头修行的大多数是犯错的女子,指不定外头来的男客是哪位女子曾经的心上人,要是犯了佛门戒律,那可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施主请留步。”刚走到门口,一个尼姑便出来阻拦住李殣和傅窈。

        尼姑双手合十看着李殣:“这位施主,我们尼姑庵只接待女客。还请这位施主请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殣握紧了傅窈的手,并没有让傅窈直接进去,只是冷眼地看着眼前的姑子:“刚才有人盯着我夫人看,师傅可知道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尼姑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,说道:“我们尼姑庵中人数众多,稍稍看一眼别人就要分辨的话,恐怕老尼没有那么多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尼姑看着平平静静,没想到说出来的话,倒是格外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李殣也不好硬闯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拉着傅窈往回走,既然想调查陆夕瑶总是有法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夕瑶一直都招摇过市,并且好胜心急迫。李殣知道自己略施小计,就能够从陆夕瑶的口中套出当年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当年发生的事,不仅仅是陆夕瑶要知道,他还要通过陆夕瑶身边的人得知更多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寻常的女子身上不一定背负着太多的秘密,倒是这女子身边的人,才是值得利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看着这两人去而复返,安成月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你们都到人家门口了,怎么没有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窈磕磕绊绊地说道:“不,让……男,男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样,安成月理解地点了点头:“还不如让他们两个在这等着,我陪你进去看看,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盯着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窈却摇头了:“算,算了……下,回。见,娘……娘亲,吃……素,素面。”